<sub id="vr7yx"></sub>

    <sub id="vr7yx"><progress id="vr7yx"></progress></sub>
    
    

    <track id="vr7yx"></track>

    <ol id="vr7yx"><rt id="vr7yx"><rp id="vr7yx"></rp></rt></ol>
    <dl id="vr7yx"></dl><em id="vr7yx"><ins id="vr7yx"></ins></em>

      <sup id="vr7yx"></sup>
      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香弥 > 迎娶娇夫 >  迎娶娇夫TXT全本下载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迎娶娇夫目录  下一页

      迎娶娇夫  第15页    作者:香弥

        痛不欲生的青年语不成调的哀求。

        「咱们瞎了眼才会冒犯他,求、求你饶了咱们,咱们发誓,以后绝、绝对不?#20197;?#30896;他一根头发!」

        全身的筋脉像是被强硬的扭折,另一名老者痛得连话都在颤抖。

        「不、不是咱们想杀他,是、是有人指使我们那么做的……」

        任狂有点意外,没想到他们背后竟然还有主使者。

        「噢?那人是谁?」

        「咱们供出那人,你、你就饶了咱们?」老人试着与他谈条件。

        「你们胆敢凌辱、伤害我玉弟,还想我饶过你们?」任狂十分「亲?#23567;?#30340;笑开,满脸讽意。「你们自己选一个吧,老实说出来便可得到一个痛快,否则你们就好好尝尝这分筋错骨的滋味,直到断气为止。」

        「你、你这恶魔!」听他竟要将他们师徒赶尽?#26412;?#37027;名青年痛得扭曲了脸孔,咬牙咒骂。

        任狂嗤笑,「纵使是恶魔,也比你们这种道貌岸然,私下却干尽坏事的?#26412;右?#22909;上太多了。看样子你们是不肯老实招供,那就在这慢慢品尝那滋味吧。」说毕,旋身要走。

        老者突然出声,「慢着,我说!」与其受尽折磨而死,倒不如痛快离世。

        一踏进寝房,斯凝玉便发现有人明目张胆的睡卧在她床上。

        自从那夜与任狂有了肌肤之亲后,他便毫不知羞的夜夜赖在她房里不走,赶他走,他便笑吟吟的说:「你若让我一个人睡,我怕夜里自己说?#20301;?#25110;到处梦游,一个不小心就对人说出玉弟其实是女儿身之事。」

        痛处被他掐住,她还能怎样,只能由他了。

        拧眉嗔目瞪着那又不请自来的人。好,既然他这么爱睡这儿,就让给他好了,她去睡别处!这么想着,正要出去,就听见床上的人悠悠开口。

        「玉弟,我等你好久,快点过来让我抱抱,一整天不见你,想煞我了。」

        耳边听着他轻薄调戏的话,斯凝玉杵在门边,沉着脸,无奈的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

        任狂那双邪魅的黑眸带笑催促。「快点过来呀,还杵在那里干么?」

        「你不要得寸进尺!」她气恼的走向床。

        他嬉皮笑脸的看着她面带薄怒的俏颜,委屈的抱怨。

        「你?#28363;?#22312;忙,我不敢去打搅你,只好忍着等你晚上回来,见你一面,我有分寸到连自个儿都不敢相信呢,这样你还生我气,真没道理。」

        拿他的无?#24471;?#36761;,她只能抚额叹气。

        「你每日都跑来我的寝房,会有人说闲话的。」纵使银儿能守口如瓶,还是难以堵住庄里其他悠悠众?#35828;?#22068;呀。

        「别人要说就由他们说去,咱们不理就是。」趁她没留神,他陡然伸臂将她拉向怀里,轻吻了她一下。「倘若我查到谋害你爹的真凶,你要怎么酬谢我?」

        「你查到是谁杀了我爹?!」她心一震,面?#26029;?#33394;。

        「你?#28982;?#31572;我,要怎么报答我,嗯?」

        惊疑不定的看着他,斯凝玉一时忘了挣扎,柔顺的被他抱在怀里。「你想怎么样?」

        他亲昵的蹭着她的鼻,开出条件。

        「上回你误服春药,我可是尽心尽力的伺候了你一整夜,哪,我要求的也不多,你只要像那样服侍我三日就够了。」

        要她服侍他?她怒斥,「你无耻、下流!」

        不认同她的指责,他邪气的调戏她。「那夜我看你可?#26029;?#24471;紧,缠着我要了一次又一次,一点也不觉得我做的事下流唷。」

        听见他轻佻的话,斯凝玉气红了一张脸,「那是因为药力的?#20498;剩?#33509;是你?#20197;?#37027;样对我……我就杀了你!」

        「啧啧啧,真教人难过,那夜的温存缠绵,我可到现下都还记得一清二楚,才过几天,你?#22836;?#33080;不认帐,还无情的说要杀我。」他哀怨的指控。

        不想再与他扯个没完,她没耐心的冷着脸问:「究竟是谁杀了我爹?」

        「你答应我的要求了?」双眸盯着她,一手贼兮兮的?#37027;?#25289;开她的腰带。

        急欲?#24357;?#30495;凶是谁,斯凝玉忍不住吼道:「任狂,这对我很重要!」

        见她一点都没专心在自己身上,他也板起脸孔,「难道你以为世间有不劳而获之事吗?想要得到消息,就得付出代价。」他凛然的神色未变,手则一层一层拉开她的衣服。

        「你……你在做什么?」她终于察觉他在做什么「好事」,赶紧拉拢敞开的襟口,双目冒火的?#21478;?#20182;。

        「那夜我牺牲色相服侍你,怎么说你也?#27809;?#25253;我一下吧。」既然被她察觉了,任狂索性将她压在身下。「你应该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吧?」

        她骇然,?#24597;?#30340;大叫,「你答应过不会强迫我!」

        闻言,任狂氤氲着情火的眸瞳微眯,双手撑在她身?#21815;?br />
        「好,我不会强迫你,不过如此一来的话,你便无法知道杀害你爹的人是谁,这样也没关系吗?」

        「倘若你?#25954;?#35828;,?#19968;?#24456;感激你,但若你以此要胁,我万万办不到。」她推开他起身,背对着他整了整凌乱的衣?#36873;?br />
        任狂斜倚着床柱,盯着她的背影,须臾,悠然出声。

        「罢了,我?#30171;?#26041;透露你一个线索,那人是你爹非常信任之人。」

        「是我爹信任之人?!」她惊讶的回头。

        「没错。你何不仔细回想一下,你爹生前信任的人有哪些,这些人里面,便有一个是杀害了你爹的真?#20303;!?br />
        心知若不答应他的条件,他不会再透?#38497;?#22810;,但她不愿就这样屈服在他的要胁之下,垂眸思忖片刻,她不发一语的离开寝房。

        任狂眷恋的抚摸着适才吻过她的唇,低笑自语。

        「真是倔强呢,娘若是见了你,必定会如同我这般喜爱你吧。」

        一早,斯凝玉便待在书房里,细看着纸上所写的名单,思量这些人里面,究竟会是何人谋害?#35828;?br />
        「不可能是秦世伯,他与爹是多年知交;姚世伯这两年身子骨一直欠安,也不太可能行凶;张叔叔为人豪迈,理应不会做出这等事;平叔叔性子寡言阴沉,但他去年便离开扬州,到关外去了,应该也不是他……」

        ?#24178;?#29239;,不好了、不好了!」一名家仆门也不敲的直接闯进书房。

        「阿茂,何事这么慌张?」

        阿茂气喘不休的开口。

        「前厅有一群什么天?#21069;?#30340;人,气势汹汹的领了好多人上门,说要?#30097;?#29239;和任公子追讨当年被抢走的令牌。」

        「天?#21069;錚?#20182;们居然找上门来了!」斯凝玉心一紧,「我这就过去。」她快步起身离开书房,走向前厅。

        「噫,秦世伯和少生怎么也来了?」在前厅看见父亲生前好友秦光泰与他儿子秦少生杵在天?#21069;?#20247;之间,斯凝玉有几分注异。

        「镇玉,事情是这样的,?#39592;?#20809;泰徐缓出声,「我和少生今早出门,?#26159;?#36935;见这几位天?#21069;?#30340;朋?#35328;?#21521;人打听斯家庄的路,我担心他们想对斯家庄不利,便过去?#25945;娇?#39118;,孰料他们竟跟我说,你与你义兄几年前拿了他们的掌门令牌,王今仍不?#30606;?#36824;,可有这回事吗?」

        「这……」被他这么一问,她微愕了下,镇定的答道:「是有这回事。」

        秦少生闻言皱起了?#32908;?br />
        「真是你们干的??#32972;?#21548;这些天?#21069;?#30340;朋友说,你与你义兄抢夺了他们的掌门令牌,?#19968;?#19981;敢相信你会做出?#35828;嚷趁?#20043;事,想不到竟是真的!镇玉,你太荒唐了!」

        「那掌门令牌呢?快点还来!」天?#21069;?#19968;名长老追问。日前接获同门传回消息,说有了任狂的?#20982;伲?#20182;们便快马加鞭的赶来扬州。

        秦光泰也在一旁帮腔,「是呀,镇玉,还不快把令牌还给人家。」

        迟疑了下,斯凝玉回答,「很抱歉,那令牌四年前不慎弄丢了。」

        她隐下真相,没有说出事实上是任狂玩腻了之后,随意把它给抛进湖里,经过这四年,那枚木质令?#29942;?#26089;?#35328;?#28246;底化为一堆腐木了。

        第7章(2)

        秦少生吃了一惊。「什么?掌门令牌是何等重要之物,镇玉,你们怎么会这么糊涂把它给弄丢了呢?这不是存心想与天?#21069;?#36807;不去吗?」
      欢迎您?#26790;?#28010;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,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!

       
       

     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:古灵 简璎 ?#37027;?/b>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?#26165;?/b> ?#21988;?#23451;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      第15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、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?#19978;不?#39321;弥的作品<<迎娶娇夫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!

      陕西快乐十分时间

      <sub id="vr7yx"></sub>

        <sub id="vr7yx"><progress id="vr7yx"></progress></sub>
        
        

        <track id="vr7yx"></track>

        <ol id="vr7yx"><rt id="vr7yx"><rp id="vr7yx"></rp></rt></ol>
        <dl id="vr7yx"></dl><em id="vr7yx"><ins id="vr7yx"></ins></em>

          <sup id="vr7yx"></sup>

          <sub id="vr7yx"></sub>

            <sub id="vr7yx"><progress id="vr7yx"></progress></sub>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vr7yx"></track>

            <ol id="vr7yx"><rt id="vr7yx"><rp id="vr7yx"></rp></rt></ol>
            <dl id="vr7yx"></dl><em id="vr7yx"><ins id="vr7yx"></ins></em>

              <sup id="vr7yx"></sup>
              快乐10分走势图 现金咖啡怎么玩 奇才vs步行者 华丽剧场登陆 广东快乐十分计划免费 巨额现金乘数免费试玩 5分pk10计划软件免费版 龙珠超119 糖果大陆注册 排列五开奖